前三季经济增长稳中提质 专家:保持经济内外均衡和金融稳定

  国家统计局19日公布,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(GDP)同比增长6.7%。专家认为,经济保持平稳运行。从需求端看,扩大内需成为稳增长的关键;从供给端看,企业盈利状况逐步改善。展望四季度,应保持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的政策组合,保持宏观经济内外均衡和金融稳定。

  经济出现积极变化

  一、二、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均为6.7%。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,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稳中有进,稳中提质,好于预期。经济增长内在结构发生了积极变化,运行质量、效益在提升。三季度的积极变化更多的是在8月和9月,部分指标明显好转。

 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,扩大内需成为稳增长的关键。从供给端看,在需求增长与去产能共同作用下,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长6.0%,工业企业生产平稳,同时9月PPI结束负增长,企业盈利状况逐步改善。

  分产业看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表示,第三产业对经济的贡献度明显上升,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呈上升趋势。经济结构正在优化,新经济中的高科技、装备制造业均有不错表现。

  工业趋稳态势明显。进入三季度后,工业的用电量、发电量、货运量等指标增长明显加快。

  就业好于预期,前三季度城镇新增就业1067万人,提前一个季度完成全年预期目标。9月31个大城市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低于5%,自2013年6月以来首次低于5%。徐洪才认为,全年完成城镇新增就业岗位1200万人应无大问题。

 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,当前经济运行仍面临多方面不确定性。去产能进程加快可能带来经济下行压力,导致市场需求走弱,但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。微观企业生存状况不佳,缺乏有效的投资机会,经济增长基础和动能较弱。当前处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,消除体制机制障碍、提升资源配置效率的改革措施能否顺利推进,是左右未来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要因素。

  投资企稳 消费稳健

  从拉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看,投资企稳,消费稳健,出口稍弱。1-9月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426906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8.2%,比1-8月加快0.1个百分点。7月、8月和9月分别增长3.9%、8.2%和9.0%,增速连续两个月加快。

  温彬表示,从投资结构看,1-9月,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速回升至5.8%和3.1%;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长17.92%,增速虽略有回落,但仍是增长最快的领域。一个积极信号是民间投资增速下滑的态势得到控制,1-9月同比增长2.5%,开始回升。

  连平表示,在多方面积极因素的支持下,民间投资未来有望走稳。PPP项目大规模开展,第三批PPP示范项目的范围和规模有所扩大,对提振民间投资有积极作用。金融支持力度明显加大,在降税清费、创新融资模式、加大对小微企业金融支持力度等政策措施的支持下,企业融资成本和经营成本均有所降低。

  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,预计财政政策仍会保持应有力度,财政稳增长匀速发力。今年底财政“突击花钱”不会再现,因而支出增速会受基数的干扰而有一定的回落,这并不代表财政支出力度的减弱。

  从消费看,车市的高速增长起到了支柱作用。赵庆明认为,因相关扶持政策到期前的集中提前消费启动,并且同比基数较低,三季度全国汽车销量同比增长25.0%,明显高于一、二季度。三季度全国汽车消费额同比增长14.4%,成为三季度消费增长的中流砥柱。与汽车消费高度相关的石油及制品消费因成品油价上调,对消费增速的提高也有一定贡献。

  出口方面,前三季度进出口同比下降1.9%,降幅比上半年收窄1.7个百分点。其中,出口下降1.6%,收窄1.1个百分点;进口下降2.3%,收窄2.4个百分点。徐洪才表示,虽然贸易进出口总体上负增长,但负增长的幅度在收窄。同时,1-9月的月度环比增长总体稳定。在全球贸易中,我国所占比重相对有所增加。

  保持政策连续性

  展望四季度,温彬认为,从短期看,应保持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的政策组合,同时密切关注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带来的潜在风险,保持宏观经济内外均衡和金融稳定。从中期看,在对房地产实施调控的背景下,亟需培育新的增长点,特别是加快融资模式创新,加大力度引导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建设。从长期看,要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、土地、财税和金融等领域的改革,为中长期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制度和政策红利。

  连平表示,货币政策将保持基本稳定。当前经济运行出现企稳迹象、物价水平回升,不宜进一步采取过于积极的货币政策,降准降息都应谨慎。如果经济运行再次掉头下滑,要在没有重大负面因素影响的情况下,货币政策合理判断和把握好前瞻效应,防止放松过度形成超调效应。

  赵庆明指出,在经济增长维持稳定的情况下,四季度主要指标的同比增速会因基数较低而有所改善。四季度GDP增速有小幅回升的可能,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为6.7%。美联储年底加息预期叠加人民币贬值压力,预计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,央行仍将主要使用短期流动性工具来调节流动性。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下降金额较大,因此不排除降准的可能。

  徐洪才表示,虽然房地产调控可能给四季度经济增长带来一定影响,但预计全年GDP增速仍能达到6.7%。未来宏观调控方向不变,基调仍为稳中求进。货币政策更加灵活和适度,更具有前瞻性和针对性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    热门推荐